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救护车4公里路走30分钟重伤男子身亡称尽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6-09 04:52:44

救护车4公里路走30分钟重伤男子身亡 称尽到义务

安岳县中医院的救护车最终把伤者接到了该院急诊科。

19日晚发生在安岳县的一起车祸,因救护车姗姗来迟、摩托车驾驶员伤重不治而引发友质疑。多方求证发现,4.3公里的路程,救护车确实花了半个小时才赶到现场。安岳120回应称,这是因当地两个地点同名,第一辆救护车走错了路。

昨日凌晨2点25分,资阳市安岳县居民吕晓奎在医院去世。导致正值壮年的他突然离世的,是数小时前发生在319国道上的一场车祸。而这起平常的交通事故,因为救护车的姗姗来迟,在络上备受关注。

友在爆料帖上称,事发地距医院不到3公里路程,120救护车却40多分钟后才到(后证实实际距离为4.3公里,救护车赶到时间为30分钟),使伤者入院时间被耽误。

安岳县交警大队出现场的民警介绍,2月19日晚7点25分左右,吕晓奎驾驶摩托车从龙台方向前往安岳县城,与借道逆向行驶的一辆轿车相撞,吕晓奎被撞飞倒地,摩托车严重变形。轿车副驾驶上一名乘客在撞击中受轻伤,司机无大碍。

交警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勘查。“我们到现场时,救护车还没到,十多分钟后才赶到接走伤者。”民警说,当时现场有许多围观群众,但由于缺乏救援知识,没有人敢轻易施救。

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从安岳县卫生局、相关医院、120平台等处得到证实,救护车确实是在事故发生30分钟后才到达现场,原因是出现同名地点,导致未能在第一时间有效指派救护车。

事故回放

摩托车驾驶员被撞飞10余米

昨日下午,安岳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民警向还原了事发经过。

2月19日晚7点25分左右,重庆人李志华驾驶一辆成都牌照的小轿车,从安岳县城驶往永顺方向。当时天色已黑,轿车行至319国道2558km+600m处时,李志华发现前方有一辆同向行驶的轿车。他驾车越过道路中心线,借逆向车道超车,在此过程中,与对向驶来的一辆摩托车相撞。

现场勘查的民警说,事发突然,摩托车驾驶员吕晓奎被撞飞10多米,身受重伤。而李志华驾驶的轿车向前滑行了30米左右,“摩托车被撞后飞了出去,人就倒在轿车前方几米处。”民警说,轿车引擎盖和前挡风玻璃受损变形严重。

视频作证

救护车半小时后才赶到现场

这起交通事故,因为友“人生如若初见”的一则微博而在上备受关注。帖称,“今天晚上7:20发生在安岳的小车撞摩托车的车祸,交通事故发生后有人马上打120,可是没有想到,离医院不到3公里的路程,120却40多分钟才到,不得不佩服安岳县120的速度真的太牛逼了!”

事情真的是这样吗?出勤民警说,他们当晚7点29分接到报警后,约5至6分钟赶到现场,“当时摩托车驾驶员躺在马路上,救护车没到,现场勘查十余分钟后,救护车才到。”

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在事故现场看到,这里正好位于319国道天马加油站前。加油站工作人员回忆,当时救护车来得确实比较慢。

救护车赶到现场,是否真如帖所说花了40多分钟?从加油站内的监控视频看到,车祸发生在晚上7点25分,救护车抵达现场为7点55分,以上时间与交警所述基本一致。

30多岁的摩托车驾驶员吕晓奎身受重伤,最终被送到附近的安岳县中医院,经抢救无效,于昨日凌晨2点25分去世。

实测

医院距现场4.3公里驾车6分钟就可到达

对友反映的安岳县中医院距事故现场3公里的情况,华西都市报昨日驾车进行了实测。

昨晚7点38分,驾车从安岳县中医院救护车所在的停车场出发,沿319国道驶往事故现场。因地处城郊,道路上车辆并不多,途中只有一处红绿灯,等了约6秒钟。

按照道路限定时速60公里行驶(其中有一段限速40公里),晚上7点44分,驾车抵达事故发生的加油站外,轿车的里程数增加了4.3公里,耗时约6分钟。因驾驶的是私家车,如按时速100公里行驶并除开红绿灯等待时间,驾车跑完这段距离,最快仅需约3分钟。

救人的救护车究竟为何姗姗来迟,花了30分钟才到现场?多方展开求证。

焦急半小时

2月19日晚7点25分左右,车祸发生

7点28分,安岳120接到第一个求助,称事故发生地在天马加油站

7点29分,120通知通贤镇中心卫生院救护车出诊

约7点34分,求助者再次致电120催了一次

7点48分,通贤镇中心卫生院出诊救护车向120平台反馈,称该镇天马加油站前并未发生车祸,事故可能发生在城郊的“天马加油站”

7点50分,120指派城郊“天马加油站”附近的安岳县中医院救护车前往现场

7点51分,安岳县中医院救护车出发

7点54分,救护车到达事故现场[1][2][3]下一页事故发生路段。

吕晓奎躺在冰冷的马路上,伤势严重等待救援,4.3公里外就是医院,可救护车却迟迟没来,现场群众曾多次拨打120求助。30分钟后,救护车总算抵达事故现场,现场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

事故发生至救护车赶到的30分钟内,120指挥平台如何调度救护车?救护车又是如何出诊的?昨日,华西都市报通过向有关部门求证,试图还原这生死攸关、令人心焦的半小时。

说错了?

安岳120平台:求助者未将地名交代清楚

昨日下午,安岳县120平台调度人员陶女士说,2月19日晚,她接到求助,然后调度了出诊救护车。

当晚7点28分,陶女士接到了第一个关于这起交通事故的求助,“当时说事故现场在天马加油站,对方语气比较急,我还让他不要急,慢慢说清楚。”

晚7点29分,陶女士通知通贤镇中心卫生院救护车出诊,“因为我只晓得通贤镇有个天马乡,那儿有个加油站。随后我将派车信息反馈给了求助者,对方没有反驳和纠正。”

陶女士说,大约5分钟后,求助者再次致电120催了一次。

7点48分,通贤镇中心卫生院出诊救护车向120平台反馈,称该镇天马加油站前并未发生交通事故,他们从路边行人处得知,安岳城郊也有个天马加油站,事故可能发生在那里。

7点50分,安岳县120平台指派县中医院救护车前往现场。7点51分,安岳县中医院救护车出发。

“对方没说清楚事故地点是319国道上的天马加油站,导致调度的第一辆救护车跑错了地方。”陶女士说。

跑错了?

通贤镇中心卫生院:跑了10多分钟才知地点错了

昨日下午,当时出诊通贤镇中心卫生院的医护人员张小琴说,7点29分接到指令后,7点32分救护车出动。

7点34分,在救护车行驶途中,张小琴拨打求助者,对方当时在通话中。1分钟后,张小琴再次拨打,“他只问出车没有,我们说在路上。问他事故现场是不是天马乡,他说是。”

到达天马加油站后,张小琴等人并未发现事故现场,更无受伤人员。救护车继续向前行驶,并进行搜寻,仍未发现需救治的伤员。“驾驶员又向对方确认是天马加油站后,调头往回走,还是没有发现伤者。”

“这时发现路边有两个人在打出租车,我们上前询问,他们才说可能是安岳城郊319国道上的天马加油站。”张小琴说,这时十多分钟已经过去,7点48分,他们再次向求助者确认现场在319国道天马加油站附近后,立即把情况反馈给120平台。

安岳县中医院:救护车3分多钟便赶到现场

昨日下午,安岳县中医院急诊科主任钟利康说,他们接到120平台的指令后,派出的救护车3分多钟便赶到了事发现场。

钟利康说,晚上7点50分接到120平台指令后,7点51分救护车从医院出发,“到达现场后,看了一下时间是7点54分。”

钟利康说,现场紧急救治后,伤者被抬上救护车,晚上8点03分救护车回到医院。

据安岳县卫生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通贤镇中心卫生院救护车抵达事故现场,大约需要20分钟。通过百度地图计算,两个天马加油站之间的距离约为20公里。

医生说法

伤者失血性休克身亡

伤者吕晓奎被救护车接至安岳县中医院后,经过拍片检查,于当晚8时30分被送进ICU病房。

“病人非常烦躁,不断挣扎,意识模糊。”ICU医生王辉说,伤者头皮、前额、后枕部均有擦伤,瞳孔也右大左小。

经过多位医生诊断,发现吕晓奎失血过多,必须输血。“晚上11点开始输血,晚上12点过,已输入1200毫升血液,但伤者无明显好转。”王辉说,他们告诉家属,病人风险高,瞳孔已经放大。

昨日凌晨2点25分,经过数小时抢救,伤者因出现失血性休克、多器官功能衰竭等身亡。

尽到义务?

安岳县卫生局医政股股长安文仲:120在接到求助后,在规定时间内指派了出诊救护车,也到达了天马的加油站,尽到了义务。

工作失误?

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曾文忠律师:其他应急单位可能还会因情况危急说不清楚地点,但120完全有机会问准确,这是一种职业化的要求。

安岳县卫生局医政股股长安文仲说,看到友在微博上的反映后,他们立即对120平台、两家医院分别进行了调查。前一页[1][2][3]下一页说法

接到求助及时出诊

“319国道上的天马加油站是当地人的习惯性喊法,之前挂过天马加油站的名字,现在不叫这个名字了。”安文仲说,120平台调度通贤镇的救护车是对的,对方的表述也准确。

安文仲说,导致车祸伤者死亡的原因需尸检后确定。问及120平台在调度上是否存在过错,是否需要担责?安文仲称,他只能从个人角度来说,“120在接到求助后,在规定时间内指派了出诊救护车,也到达了天马加油站,尽到了义务。”

解释

不如交警熟悉方位

“交通事故中打120求助的人都急,120要缩短时间尽快到达目的地。”安文仲说,这要求求助者准确报位置,“120接的工作人员也应该提醒对方报出准确位置。”

为何救护车不能像交警一样,在接到报警后第一时间准确到达现场?安文仲说,因为交警对路段更熟悉,“120为了赶时间,一般也不会向交警确认具体方位。”

对话当事亾

求助者:不记得是否说清方位

昨晚,华西都市报联系上当晚拨打120的一位先生,对方称路过事故现场时,看到有人受伤倒地不能动弹,便拨打了120急救。

“晚上7点半左右打的,说的是天马加油站。”这位先生说,他不记得是不是说过在319国道上的天马加油站,后面120向他确认过,“救护车没到,我就离开了现场。”

据了解,事故双方昨日前往安岳县交警大队处理后续事务,吕晓奎的家属情绪悲伤,“现在就等事故认定,索赔是下一步的事情。”吕晓奎的一位朋友说,会不会向120方面追责,暂时还不清楚。华西都市报田雪皎律师说法

120存在工作失误

4.3公里的路,因地址弄错,120急救车在30分钟后才赶到现场,伤者最终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那么,120指挥中心对当事人的死亡有没有?对此,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曾文忠律师说,判断120有无要搞清楚两个关键问题,一是120有没有认真核实地址,二是救护车晚到对伤者死亡究竟有多大关系。

曾文忠说,120急救中心平时就应该非常在意这些问题,不走错路、车辆中途不出问题、不要忘带东西等都是基本的职业素养,作为120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就应该比普通人更熟悉地址。

客观上,天马加油站和天马乡的加油站,客观上确实容易混淆,但主观上也有一定的疏忽。像120这种处理突发事件的单位,在接到报案时首先就要弄清楚具体的地址,“其他应急单位可能还会因情况危急说不清楚地点,但120完全有机会问准确,这是一种职业化的要求。”从这个角度看,120晚到确实是个工作失误。

“不过,要判断120有无,还要搞清楚当事人的死亡和120的晚到有多大直接关系。”曾文忠说,假设120正常时间赶到了,是不是这个伤者就能抢救过来,这个很难验证。这方面,医学上可以进行检查、判断,进行细致的医学分析,才能得出结论。在真正追究时,这个因素不容忽视。

如何索赔?120如果无责由肇事者担责

死者家属现在需要如何索赔?曾文忠说,首先应该由交通事故人进行赔偿。如果120没有,那就由交通事故人全部承担;如果120的晚到对当事人死亡有一定影响,那120将对死亡部分承担一定的赔偿。如果死者家属要向120索赔,首先可以双方进行协商,协商不成的话可通过调解或直接提起诉讼。

救护车“迷路”也曾酿悲剧

120走错路医院被判担责

2011年8月10日17时许,内蒙古的陈某在家中服农药(乐果)被发现后,家人向通辽市某医院120急救中心求救。急救中心受理后,指派120急救车前往陈某住所地救助。其间,陈某家人曾四次催车。因救护车走错路,近1个小时,救护车没有赶到陈某家。最后,陈某家人用自家的电动车将他送往医院救治。后陈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故发生后,陈某家人一纸诉状将该医院诉至通辽市科尔沁区人民法院,要求其赔偿各项损失的60%即174092.17元。陈某家人认为因医院未能及时救护,耽误了中毒患者的最佳抢救时机,故该医院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

最后法院认定该医院的迟延抢救行为与死者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应承担相应的赔偿,同时考虑到陈某死亡的根本原因是其服毒行为,最后法院判决该医院赔偿陈某家人各项经济损失的20%即39705.53元。判决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

10分钟路跑了80分钟医院支付3000补偿金

2007年4月,黄山市徽州区的尿毒症患者郑顺仙因病情发作求助120,结果,短短10分钟路程,120急救车却跑了1小时20分钟,急救车未到病人就已死亡。随后,徽州区卫生局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认定黄山市第三人民医院120急救车没有,但经过协商,医院支付死者家属3000元人道主义补偿金。

死者郑顺仙的丈夫吴云海告诉,卫生局已向他通报了调查结果,认定黄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接到求助后,已经派出急救车赶到现场,出车程序合法。按照现有的法律法规,并没有明确规定120急救车的出诊时间等,因此医院没有。

原标题:救护车4公里路走30分钟重伤男子身亡称尽到义务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多店铺管理
性病性肉芽肿
网络营销应该这样做

相关推荐